泰州公司注冊
服務熱線
泰州公司注冊

代理記賬

所在位置:主頁 > 代理記賬 >

三方協議下的增值稅進項稅能否抵扣

分享到:

A企業向B企業采購材料,獲得B企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而抵扣相應的進項稅額,但付款時將貨款直接付給企業C,因為A、B、C簽訂了三方協議。協議主要內容為:因B企業欠C企業款項,經A、B、C三方同意,由A企業將B企業的貨款直接打給C用于還款。在此種經營模式下,是否存在稅務風險?B企業是否會被稅務機關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從而導致A企業取得的進項稅額不能抵扣?那么,B企業是否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有下列虛開發票行為:
  (一)為他人、為自己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
  (二)讓他人為自己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
  (三)介紹他人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
  因此,結合B企業的業務實質,B企業不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那么,A企業是否能申報抵扣進項稅額?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加強增值稅征收管理若干問題的通知》(國稅發〔1995〕192號)第一條第三款規定,納稅人購進貨物或應稅勞務,支付運輸費用,所支付款項的單位,必須與開具抵扣憑證的銷貨單位、提供勞務的單位一致,才能夠申報抵扣進項稅額,否則不予抵扣。
  此條款從1995年發布至今一直都是有效的,按照該文件的規定,A企業因購進貨物的單位與付給款的單位不一致,因而A企業獲得的增值稅進項稅額不能申報抵扣。在實務中,很多稅務機關也會依據此文件規定,嚴格執法,若A企業抵扣了此進項稅額,則會被追繳增值稅稅款及相關的滯納金。但對于此文件的規定,在現行的經營環境中,顯得較為嚴苛且不合時宜,那么,A企業的進項稅額真的就不能抵扣了嗎?筆者做如下分析。
  首先,三方抵款協議是為清償債權債務關系而簽訂的,此項行為符合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國稅發〔1995〕192號文件立法的根本目的是防止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A企業整個過程業務真實發生,并未偷稅漏稅,增值稅鏈條并未間斷,此進項稅額應該予以抵扣。
  其次,三方轉賬屬于企業正常的債權債務清償方式,實質上最終收款方與增值稅專用發票上開具的收款單位是一致的,三方抵款協議下,增值稅進項稅額的抵扣實質上并不違背國稅發〔1995〕192號文件。
  再次,按照《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4年第39號)規定,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同時符合以下情形的,不屬于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1.納稅人向受票方納稅人銷售了貨物,或者提供了增值稅應稅勞務、應稅服務;
  2.納稅人向受票方納稅人收取了所銷售貨物、所提供應稅勞務或者應稅服務的款項,或者取得了索取銷售款項的憑據;
  3.納稅人按規定向受票方納稅人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相關內容,與所銷售貨物、所提供應稅勞務或者應稅服務相符,且該增值稅專用發票是納稅人合法取得、并以自己名義開具的。
  因此,受票方納稅人取得的符合上述情形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可以作為增值稅扣稅憑證抵扣進項稅額。
  2014年39號公告強調了物流、資金流、發票流的“三流合一”,第二條取得款項后,加了一項取得了索取銷售款項的憑據,應該是可以理解為企業若有三方協議與第三方收款的憑據,即可算是取得了索取銷售款項的憑據。因此筆者認為國家稅務總局2014年39號公告實際已將三方協議也納入了資金流的范圍中。
  綜上所述,在業務真實發生前提下的三方協議增值稅進項稅應當予以抵扣。當然,目前有稅務機關已承認三方協議的效力。所以建議納稅人簽訂三方協議時首先咨詢當地稅務機關,確定其是否承認三方協議的效力。在現行的實務操作中,眾多企業已選擇簽訂三方協議,實現債權債務的轉移。在此,希望國家稅務總局能出臺相關文件將此問題予以明確,為納稅人指明方向。

 
泰州市陽光會計服務有限公司是由海陵區財政局核準具有會計代理記帳專業資格的、并經泰州市海陵區工商局批準注冊成立的獨立法人單位;是由熟知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熟練各行各業帳務處理和辦稅程序的、具有多年財務處理經驗的資深人士組成
写情感文章赚钱的公众号